当前位置:苦旅健身热血无赖不能运行百年品牌“裕大华”浴火重生 武汉四大纺企重组扭亏为盈谢霆锋夏馨雨
热血无赖不能运行百年品牌“裕大华”浴火重生 武汉四大纺企重组扭亏为盈谢霆锋夏馨雨
2022-11-26

湖北日报讯 记者 成熔兴 通讯员 镇可 艾依娜

昨日,位于武汉阳逻的裕大华纺纱分厂里,细纱值车工何佳在一排排织机前快步走动。她灵巧的双手在织机上翻飞,手指轻轻一捻,两三秒时间就将两根粗纱接在一起,又消灭了一个空锭。

车间领班长郭金兰介绍:“每台织机长车有1200个纱锭,必须24小时不间断运转,一旦空转就会影响产纱量,空锭率必须保证在千分之二以下,才能完成工费承包任务。”

工费承包,是裕大华集团去年推出的一项成本倒逼新机制,旨在激励一线女工提高效率。

在重组后的一年多时间里,通过改革创新,裕大华扭亏为盈,浴火重生。

四大企业重组求生

武汉纺织工业,脱胎于清末洋务运动时张之洞在汉创办的纱、布、丝、麻四局。建国后,纺织业成为该市工业支柱之一,生产规模曾位居全国第四。但此后数十年市场风云变幻,到2015年,武汉市属国资纺织服装企业仅剩裕大华、江南实业、武汉一棉和冰川四家。

彼时,创立于1919年的裕大华略有盈利,江南实业、武汉一棉、冰川或巨额亏损、资不抵债,或停工停产,濒临破产。

2015年11月,武汉工业控股集团将所属四家企业重组,组建成新的裕大华纺织服装集团。当时,四家企业产品重合、产能过剩、人浮于事。

集团负责人万由顺介绍,新公司成立后,迅速按照供给侧改革要求,使出去产能、去冗员、去库存“三板斧”。

江南集团工厂在阳逻,裕大华工厂在蔡甸,两厂共有纺纱纱锭22.5万锭,织机600余台。新集团将两大生产基地合二为一,全部搬迁到阳逻,销路好的、利润高的产品线如大提花、工业用布等全部保留,技术含量低的产品线全部淘汰。

最终,裕大华将生产规模压减至纺纱纱锭9万锭、织机250台;压减冗员1700余人,裁员幅度超过一半;压减库存纱线1240吨、库存坯布1310万米,减少资金占用1.1亿元。

工费承包激发活力

裕大华纺纱分厂厂长刘武介绍,纺织行业原材料成本基本透明,谁生产1吨纱或1米布的工费成本更低,谁就能获利。

当时,裕大华每米布工费3.23元,每吨纱工费5510元,而市场平均水平仅为2元和5000元。

为改变这一局面,裕大华对纱厂、布厂进行独立核算,同时推出工费承包责任制,将每米布、每吨纱的生产成本与员工收入挂钩。

郭金兰介绍,在纺纱分厂细纱车间,影响织机生产效率的除了空锭率外,还有改纺时长。改纺一次,员工需要将织机上1200个纱绽全部取下,换上新的。以前,专班负责改纺,换一次往往需要两三个小时。实施工费负责制以后,改纺队撤销,改纺工作交由值车工兼职完工,大家都争分夺秒地更换,仅用40分钟到1小时就能换完。

刘武说,如今虽然工作强度增加,但人均月收入上涨20%以上,个别职工增收50%,大家工作积极性更高了。

经过一年改革,裕大华集团2016年成功将纱、布工费降低至5060元和2.2元,减少亏损1716万元。

转型创新扭亏为盈

在对内挖潜的同时,裕大华通过与外加工企业合作的方式,输出品牌,进行原料、纱布产品贸易。2016年,裕大华集团贸易销售4.2亿元,首次超过自产产品2.82亿元的销售额,全年销售收入首次突破10亿元,由重组前每年亏损5000万以上,变成盈利近4000万元。

裕大华还重点进军服装终端制品行业,逐步打通由原料、纺纱、织造、印染到服装的全产业链条,不断向产业链后端延伸、向价值链高端转型。

去年11月,裕大华集团注册成立武汉裕大华服饰有限公司,签约中国时装设计金顶奖得主刘勇为艺术总监,全方位主导公司的服饰设计及运营。今年3月,该公司在中国国际时装周上推出的“裕大华1919”和“冰川”新品牌,引发全国时尚界关注。“裕大华1919”定位高端流行定制品牌,“冰川”新品牌则突出时尚、现代感,并推出四季服饰,不再局限于羽绒服。

裕大华集团负责人表示,2017年集团经营目标为销售收入突破15亿元,利润达到5000万元,员工平均收入增长10%。